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什么是上虞

什么是上虞

图集  本报记者方问禹、马剑、殷晓圣  中国的名山大川中,东海之滨的会稽山、四明山不以奇绝俊秀著称,山麓间的曹娥江更难以奔腾万里闻名。  然而山水相会、动静相交之处,它们却共同孕育了一座名扬数千年、繁盛至今的江南小城——上虞。  12月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浙江绍兴市上虞区备受关注,这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城?上虞城区。上虞不光有唯美浪漫的千古传说,浓郁深厚的文化积淀,更有低调踏实的实业根基。 受访者供图  传说中的上古小城  位于浙江省东部、钱塘江南岸的绍兴市上虞区,“五山一水四分田”,典型的丘陵风貌。据考证,早在上古时期,山水相依的上虞就有人类活动。  上虞是浙江省建县最早的县之一,可追溯到秦朝置县时。而史籍记载和出土文物表明,上虞曾是虞舜后代的封地,地名虞宾。上虞的“虞”,就取自“虞舜”。  郭沫若考证认为,殷商甲骨文中已有“上虞”地名。他在《卜辞通纂》中写道:“上,当是国名,其地距殷京颇远,由下片推之,相距之路程在40日以上,当在3000里内外。以声类求之,疑即上虞。”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中的上虞,或单独成县,或并入当时的会稽、越州、绍兴等地。无论作何名,上虞一直是繁盛之地,历史文化绵延不绝。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上虞区曹娥街道的多个社区出现确诊病例。这个街道位于京杭大运河与曹娥江的交汇处,古往今来一直是交通要脉。那么,曹娥是谁?  相传东汉时期,会稽上虞人曹盱在五月五日迎伍神(伍子胥)的祭祀活动中溺于舜江中,数日不见尸体,其年仅14岁的女儿曹娥昼夜沿江号哭,17天后也投江了。5日后,曹娥的尸体抱着父尸浮出水面。  后人为纪念曹娥的孝节,在曹娥投江之处兴建曹娥庙,她所居住的村镇改名为曹娥镇,曹娥殉父之处定名为曹娥江。  除了孝女曹娥,上虞追溯到千年以前的传说与典故还有不少,比如“东山再起”这个成语。  谢安是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出身士族,常与王羲之等好友在会稽东山游览山水、吟诗谈文。在当时的士大夫阶层中,谢安名望大,但他宁愿隐居在东山。有人推举他做官,他上任一个多月就不想干了。当时甚至流传着一句话:安石不出,如苍生何?就是说谢安不出来做官,叫百姓怎么办?  据《上虞县志》载,东晋升平四年(公元360年),41岁的谢安离开东山从政,成为著名政治家,成语“东山再起”即出于此。东山在上虞区上浦镇境内,南距上虞城区13公里,水陆皆通。  同是东晋时期,作为我国古代民间四大爱情故事之一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也与上虞颇有渊源。传说中,祝英台的故乡就在上虞区丰惠镇的祝家庄村。  行走在上虞,这些绵延千年的故事传说,总能在大街小巷里不期而遇,比如舜耕公园、曹娥庙、“英台故里”祝家庄景区等。  粉墙黛瓦、游廊回旋,尽显江南园林之雅致。上虞祝家庄景区里的祝府,“仁孝贤诚”的家训镌刻在青瓦白墙上。或许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走出一个多才多艺、重情重义的女子,成就一段千古传颂的美丽爱情故事。  近现代文化高地  美好的传说,蕴藏无形的力量,无声滋养着一方水土。  1905年,竺可桢在上虞东关镇的毓菁学堂以全校第一名毕业,此后辗转到上海、唐山路矿学堂及美国多地学习,再回国任教、科研,成为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人。  除了在本专业气象学、物候学做出重要成就,竺可桢还在艰苦条件下奇迹般地把地方性的浙江大学办成了全国一流的综合性大学,留下的“求是”校训照亮后人。  国学大师马一浮、“甲骨四堂”之一的罗振玉、科学先驱杜亚泉、教育先驱经亨颐、文学家夏丏尊、幼儿教育家陈鹤琴、出版家胡愈之、“茶圣”吴觉农等一批上虞人,筑起一片文化高地,在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堪称浓墨重彩。  比竺可桢大4岁的夏丏尊,是上虞崧厦人,毕业于春晖中学。他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出版家、翻译家,在语文教育史上也是公认的“始终献身于教育、献身于教育理想的”“诲人不倦”的教育家。  20世纪20年代,上虞的白马湖畔聚集了夏丏尊、朱自清、丰子恺、朱光潜等一大批新文学知名作家。他们以春晖中学为落脚点,在从事文化教育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新文学活动,留下大量作品,在当时和后来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有着“北南开、南春晖”美誉的春晖中学,筹建于1919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产物,其创办与早期发展对全国的教育事业产生了重要影响。在首任校长经亨颐的影响下,蔡元培、黄炎培、张闻天、叶圣陶、陈望道、弘一法师等一批鸿儒来校交流讲学。  文化的力量悄无声息,却又经久不息,无处不在。  “成人意味着什么?……在18岁成人之际,就要学会去面对、思考和担当……无论重大问题的面对和解决,无论史诗尽头的重启和创造,此生必须与‘两个朋友’终身为伍:读书与运动……”  本轮疫情期间,浙江春晖中学党委书记、校长李培明的一篇演讲稿,在网络上热传。该稿原为12月9日的高三学生成人仪式所写,却被疫情打乱了计划。最终,这篇演讲稿通过学校的广播讲话播出。  12月13日凌晨5点半开始,根据疫情防控要求,春晖中学近1500名学生在老师护送下,分批安全回家,但仍有113名区外学生暂缓离校。  凌晨,李培明在教师群里说了两句话:“希望党员老师带头留校。如果留下,学校表示衷心的感谢;如果有困难要回去,我们也表示充分理解。”  在李培明看来,每一次特殊经历,都是培育学生全面发展的契机。他相信,作为一所百年名校,在浓郁文化气息熏陶下,春晖中学精神风骨只会越发昂然。  低调踏实的工业重镇  在绍兴越城人鲁迅笔下,少年闰土机敏、勇敢、见多识广,喜欢带着一柄钢叉在瓜地里找猹。现实中,位于上虞的浙江闰土股份有限公司,距离鲁迅故里仅约30公里。  这是一家上市公司、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内染料行业主要供应商之一。因为有龙盛集团、闰土股份等头部企业,上虞成为我国精细化工领域重要的原材料基地。  邻近上虞区蒿坝镇的卧龙山,山势起伏连绵数十里,主峰金刚峰海拔320米,山岙有座普净寺,建于南宋年间。站立寺内高处远眺,曹娥江绕出山右,如一条银带蜿蜒东流,归入钱塘江口。  与卧龙山同名,位于上虞的卧龙控股集团同样是家实力强劲的实体企业。作为全球电机驱动行业的龙头企业,2020年度,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卧龙电驱营业总收入超过125亿元。  上虞不光有唯美浪漫的千古传说,浓郁深厚的文化积淀,更有低调踏实的实业根基。  记者了解到,上虞区是浙江省工业重镇,GDP产值超千亿元,目前该区有规上企业765家,集中在医药化工、机械装备、轻工纺织等产业,其中不乏行业龙头企业。  自12月9日起,绍兴市上虞区全区范围内管控措施升级,要求全区范围内除防疫需要、民生保障外,其他企业一律停工。12月22日,绍兴疫情新增确诊病例清零,当天下午上虞区对企业启动分类分区分步复工复产。  作为上虞区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重要企业,绍兴裕辰新材料有限公司于22日下午1点率先复工复产。这家企业处于产业链中游,主要生产用于环保行业除尘袋的PPS纤维,产能占国内总产能的50%以上。  “没想到这么快复工,真是一个好消息!”企业总经理周贵阳说,上虞此次疫情以来,下游企业、行业协会非常关注企业交货能力,幸亏疫情控制得快,未直接冲击订单交付。目前,这家企业已进入24小时满负荷生产,加班加点抢回耽误的半个月时间。  隶属于龙盛集团中间体事业部的浙江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下游包括染料、轮胎、农药等多个领域。受疫情影响,这家企业经营受到直接冲击,企业副总经理朱建春在厂区办公室里生活工作了近20天。  朱建春坦言,去年疫情已经让企业对复工复产心中有数,随着上虞人员流动起来、外部物流畅通起来,预计10天左右企业就能恢复正常市场供应。责任编辑:宋越

【来源:新华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什么是上虞》发布于2021-12-2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