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小院春来迟(随笔)

小院春来迟(随笔)

文/李固国 图片/来自网络

春天,来的有点羞怯,有点温柔,还有点扭捏。特别是小院的春色,试着试着,一直落后季节半拍。

迎春花,鹅黄鹅黄的,一嘟噜一嘟噜,一片一片,早已经在朋友圈里,图片乱飞,争先恐后地争夺人的眼球。可是,小院的迎春花,就那么一株,屈居在墙角里,寥寥枝条,单薄的很,才吐出了小小的花骨朵。

偶尔,有几朵迎春花匆匆舒展开身子,在阴冷阴冷的地方瑟缩着,给人一种乍暖还寒的感觉。春天,似乎对乡下的这个小院不感兴趣,毕竟它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说真的,我整天忙忙碌碌的,明知道春意一天天浓了,还是对外面的景色走马观花。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小院的春意,即使稍微有点萌动,也觉得可圈可点,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自己私有的。

院子里的油菜花,也开了,和迎春花一样黄,有些细腻,也有些可人。来回单位的路上,我看到一地地的油菜花,应该叫花海吧,在阳光照耀下,随着微风,黄色的涟漪分外打眼,也很大气。

院子里的油菜花,就那么一小片儿,开出的花儿,姗姗来迟不说,也形不成气候。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欣赏了大家闺秀的壮美,小家碧玉的感觉,也能让人内心舒服。

一棵小杏树,野生的,就在院子外面,贴着墙头生长。没人管理,它反而把自己当回事了,当县城公园里的杏树一树繁花的时候,它也憋不住了,咬着牙儿,催生一朵朵花儿。早开的,晚开的,大点的,小点的,一串串的白,分外打眼。

最关键的是,有两三根树枝耐不住寂寞,伸过墙头,在小院的上空肆意地刷起了存在感。“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不过,是两三串白花,想让主人引起注意。几阵风,几阵雨,白花纷纷落地,又有了“满院落花帘不卷”的伤感。

院子里,适合种菜。田野里,尤其是大棚里,蒜苗、韭菜早就按捺不住了,一点点的,努力生长,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可是,院子里,一片蒜苗,一片韭菜,在残冬的余威里,似乎有所顾忌。撒了点草木灰,用水浇了浇,积蓄了一冬的能量,终于迈开了步子,长势越发旺了,几乎一天一个样。

院子不大,即使邻居房屋遮挡着,光照不够充分,毕竟有功夫侍候,只要温度稍微高点,就会“后来者居上”。你看,韭菜、蒜苗完成了超越,比地里的还有精神头。

墙根那里,也长些野草,每年,我都会打理几次,不想着它们和蔬菜争夺养分。残余的生命,一直躲避着“清剿”,低调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可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等外面的野草形成气候时,主人也放松警惕的时候,它们抓住机遇,努力生长着,蚕食着蔬菜领地。

春天来了,即使在院子里,那些生命也想着展现自己。

壹点号李固国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小院春来迟(随笔)》发布于2022-3-23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