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未分类 » 江南物语|葛藤

江南物语|葛藤

□沈志权

葛藤,既没有松树高大挺拔的形象,也没有梅花斗霜傲雪的风姿,它只能卑微地匍匐大地春长冬枯,欲往高处多获取点阳光雨露还得依附其他木本植物,但论资历、比贡献却绝不会输给松与梅。因此,很早就想为葛藤写一篇文章,记得上中小学时,老师经常布置《青松赞》《红梅颂》之类的命题作文,当时就曾想,老师什么时候会给我们布置一篇《葛藤颂》的作文呢?但一直未能如愿。

葛藤,是我老家宣平的俗称,它的学名单字“葛”,豆科,葛属多年生草质藤本植物。在我们家乡,山坡沟谷、田头地角、灌木丛中到处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尤其在一个叫“舍坑峡”的地方,两边的山上长得到处都是,简直成了葛藤的世界。放眼望去,山坡上,藤缠藤、叶挤叶,把地面覆盖得严严实实,宛如铺上了一层绿地毯;小树上,藤攀树,枝挂藤,山风拂过,绿叶翩翩起舞,恰似绿浪翻腾。到了七、八月,那一穗穗紫色的葛藤花儿,形如蝴蝶,累累相缀,像一座座小宝塔立在绿叶之上,又别具一番景致。

葛藤。

葛藤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旺盛的繁育能力,我国除新疆、青海和西藏以外的所有省份均有分布。只要给它一捧泥土和小许水分,无论平地还是山崖,也不管是沙砾还是石缝,都能蓬勃生长。它的藤蔓,紧贴大地,匍匐延伸,一年可长十几米几十米乃至上百米。冬天,藤蔓虽会被冻死,但来年春风一吹,根部就会重新长出新芽。而且,它的种子播撒、藤条压土、芽头扦插,均可繁育新的生命。

葛藤不仅能在本土快乐生长,即便去了异域也照样能茁壮成长。据九派新闻援引中国科学院网消息,美国政府为防水土流失,曾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每英亩补贴8美元,在南方大力引进推广种植葛藤,结果仅得克萨斯州就发展了50万英亩。但让美国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外来物种没有天敌,葛藤不仅野蛮生长,而且修炼成精,一棵葛藤可以分出60个分杈,它的分分杈杈全方位出击,迅速占领了方圆几十英里的地盘,覆盖了当地的森林、电缆,甚至火车铁轨,弄得美国政府每年要投入巨资控制和消除葛藤,结果仍奈何不了它的繁衍生长。

葛花。

在异域被视为“猛兽”的葛藤,在其故乡人的眼里却全身都是宝。它的叶子是牛、羊、兔的青饲料,据说马更爱吃;鲜藤可以用作绳子捆缚东西,煮熟了可以抽出纤维纺线织布,晒干了还可当柴烧;花和根可以解酒,而且均可入药,《本草纲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均有记载;根块捣碎,能洗出淀粉,名葛粉,可以食用,具有清凉解热的功效。记得小时候上火了,口腔生疮喉咙疼痛,母亲割一小块腌肉切成丝,加葛粉调制一碗汤,晚上喝下,第二天疼痛就消除了。而洗过淀粉的根块纤维,晒干后则可用来制作草鞋,比稻草做的更经久耐用,我们叫葛藤草鞋,古人则有专有名词:“葛屦”。

葛屦。

葛藤,是我们先人认知最早的植物之一,而且为我们的先祖步入文明作出过很大贡献。远古时期部落首领的名号无不与其发明创造有关,如伏羲氏之于捕鱼狩猎,燧人氏之于钻木取火,有巢氏之于构木为巢,神农氏之于尝百草植五谷,那么传说中的葛天氏是不是与发明葛藤制品有关?尚待考证。但可以明确的是,五帝时期,人们已充分认识到了葛藤的用途,他们用葛滕搭建葛棚居住,编织葛床睡眠,用葛纤维纺线织布制作葛衣。《墨子》云:“古之民……为衣服之法,冬则练帛之中,足以为轻且暖;夏则絺绤之中,足以为轻且凊,谨此则止。”这里的“絺”指细葛布,“绤”为粗葛布。《韩非子·五蠹》说尧帝生活俭朴,穿衣也不讲究,“冬日麂裘,夏日葛衣”。到了商周时期,种葛采葛已成日常农事活动,葛巾、葛衣和葛屦也成了平民百姓的日常穿戴用品,《周礼·地官》专设“掌葛”一职,专管山泽农家种植葛藤、生产葛布之事,《诗经》中以“葛”名篇的就有《葛覃》《葛藟》《采葛》《葛屦》《葛生》诸诗篇。据有学者统计,《诗经》涉及到葛的内容多达四十余处,或写葛藤缠绕到处生长:“绵绵葛藟,在河之浒”,“绵绵葛藟,在河之涘”,“绵绵葛藟,在河之漘”(《国风·王风·葛藟》);或写采葛织布制衣场景:“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国风·周南·葛覃》);或写葛屦的功用:“纠纠葛屦,可以履霜”(《国风·魏风·葛屦》),凡此等等,不胜枚举。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吴越发生战争,越王勾践战败后,一次性就献给吴王夫差10万匹葛布,可见当时葛布纺织业规模之大。秦汉以来,葛布仍然是大众制衣的主要材料。隋唐以后,葛藤逐渐被苎麻所代替,但仍有人穿葛衣。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时,就遇见过“羁贫”之人大冷天穿着葛衣的,有诗为证:“天寒身上犹衣葛,日高甑中未拂尘”(白居易《醉后狂言酬赠萧、殷二协律》)。

我虽没有经历过葛巾、葛衣和葛屦的穿戴,但见证了葛根充饥的事实。记得上小学二年级那年,我们家乡遭遇了百年未遇的大旱,粮食收成只有往年的三、四成,国家虽发放过一些救济粮,但杯水车薪,很难接济到来年的春粮收成。于是在隆冬季节,乡亲们纷纷去舍坑峡

挖掘葛藤根块,挑回家洗净切成丁,放石磨磨细,然后装在一个大布袋里,放进豆腐桶用清水淘洗提取葛粉。再将布袋里的葛根渣剔除粗纤维后用来烤饼,用葛粉加些萝卜或野菜烧成糊,用来充饥果腹。就这样,舍坑峡和其他山坡谷沟的葛藤全被挖完吃光,终于熬到了马铃薯、大麦和小麦的收成,乡亲们才艰难地渡过了饥荒。

葛根。

如今,物质丰富,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再也不会有人用葛根充饥了,但人类又发现了葛藤新的开发价值。葛藤不仅可以用来防止水土流失,保护土壤,而且可用其茎皮纤维造纸;用其葛粉制作美食;用其根块入药、酿酒和生产保健品。因为葛根、葛粉具有通经活络、美颜丰胸等功效,其产品已成市场的香饽饽,尤其受到年轻女性的青睐。葛藤,继续为人类奉献着自己。

葛藤,卑微地匍匐大地春长冬枯,虽没有松树高大挺拔的形象,也没有梅花斗霜傲雪的风姿,但它从远古一路走到今天,一直为人类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全部,无所索求,不图回报。葛藤,于卑微中显崇高,于平凡中见伟大!(本文图片均选自网络)

作者简介:沈志权,教授,发表或出版小说、散文、文论、专著200余万字,现居杭州。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江南物语|葛藤》发布于2022-5-1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