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未分类 »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合家欢音乐舞台剧《体育场的流浪猫王》在2021年用40天时间,走过了全国15座城市,这部集温情、冒险与奇幻于一体的儿童舞台剧,所到之处均收获了满满的赞誉及口碑。2022年,作为培源·青年戏剧人才培养及剧目孵化平台二期孵化作品、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1年度扶持项目,由仓颉影视与宽友文化制作,王小宁编剧,王泽执导的“流浪猫王”系列第二部合家欢音乐舞台剧《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于6月25日至26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连演五场。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推广曲。

制作上,无论从作曲,还是舞美设计、服化造型设计、多媒体设计等方面,《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均在前部作品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升级。通过电影级视听舞美,突破儿童剧审美常规,人偶结合表演,带给观众一站式的互动体验。该剧首演在即,新京报对话出品人兼制作人张卢璐,揭秘创作背后的故事。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联排剧照。 主办方供图

舞台:最大的难点是“滑雪场”设计

新京报:为何想做《滑雪场的流浪猫王》?

张卢璐:其实在去年经历了全国巡演之后,我们更加有信心把“流浪猫王”系列打造成一个IP 。而2022年又恰逢冬奥会,我们何不让它们到滑雪场去。

新京报:这部作品在“培源剧目孵化平台二期”孵化之中,评审对这部戏的反响如何?

张卢璐:当我们确定了滑雪场这一主题,便开始进入剧本创作,在剧本创作接近尾声时,恰巧赶上“培源剧目孵化平台二期”开始征集,我们跟编剧王小宁商量,能不能也参与到“培源二期”的孵化中来,让各位专家评判一下剧本的整体质量。我记得最终有三部儿童剧进入到孵化池,其中就有《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当时这一题材得到了很多专家的喜爱,又加上冬奥会日益临近,种种利好消息的加持给了我们整个制作团队很大的信心。

新京报:在此之前《滑雪场的流浪猫王》进行了一次线上演出?

张卢璐:我们原定5月初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但在4月底,因为疫情的原因不得不被迫延期。还好我们在4月30日那天将彩排场录制成了一版视频,最终选择在“六一儿童节”以线上的形式进行播放。

作为商业演出项目,没有演出就在线上播放,或许很少有剧组能做到。当时我们想到受困于疫情,很多小朋友当时出不了家门,相信很多人的情绪也相对比较沮丧。既然我们做的是一部给儿童看的音乐舞台剧,何不就选择“六一儿童节”让大家看到我们的诚意,拿出一份厚礼送给大家。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依然延续“一人一猫”的结盟模式。 主办方供图

新京报:《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在角色上与前作有何不同?

张卢璐:这次“猫王苍耳”、“雪貂白雪”与反派“贾有钱”三个角色没有变化,因为我们故事内核定位在“一人一猫”的结盟,打败坏人,但是与“猫王苍耳”结盟的踢足球小男孩“罗小西”变成了滑雪天才少女“冬琳琳”。其他“兔子小泥巴”、“变色龙老西”、“鹦鹉吉利”、“哈士奇二哈”等都是新角色。

新京报:“人偶结合”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

张卢璐:第一部《体育场的流浪猫王》的张慧导演完全用真人来扮演小动物,而这一次王泽导演则全部选择用偶来扮演,他比较在乎动物和人之间的比例。他认为,这些偶要小于“猫王”,才能衬托出“猫王”的王者形象。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这部剧运用了“人偶结合”的方式。 主办方供图

新京报:作为一部合家欢音乐舞台剧,不能不提的是音乐制作,这次在音乐方面有什么新亮点?

张卢璐:这次我们请来了资深音乐制作人、作曲家张小柯,他个人已创作30余部舞台音乐作品,这次他为《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创作了十余首歌曲,整体风格都是轻摇滚风。我们和导演一致认为,给小朋友写歌曲,千万不要做成儿歌,只要大家觉得好听,小朋友自然也会有同样的共鸣。因此与之前版本相比,我们着力加大了音乐元素,从上一部的六首歌增加到了十首音乐作品。

新京报:谈到《滑雪场的流浪猫王》,或许大家的第一感觉便是对这个舞台如何呈现“滑雪场”充满期待。

张卢璐:对的,这次我们制作上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滑雪场”三个字。因为大家对雪、雪山、雪场期待特别高,如果不给小朋友一个视觉上的冲击,这个剧名是不成立的。一开始围绕我们最大的一个难题就是如何让来到剧场里的小朋友得到沉浸式的观剧体验,希望让他们走进剧场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因此无论从雪山的打造、雪的制作、多媒体的运用方面我们都考虑了,甚至还想到要不要将剧场的空调调低。

这次演出大家可以特别关注一下我们舞台上的“大雪山”,它的整体设计是我们舞美设计李杨老师一个大胆的构想。他选用了总长4200米,600多根垂直的橡皮筋设计成“雪山”的造型,而这些橡皮筋特别之处在于,每根都需要美工单独来画,再拼接成整个画面。而且每一道橡皮筋组成的雪幕分成三层,三种不同尺寸的橡皮筋叠在一起,便于光透进来,鼓风机吹的时候也更容易出风雪的质感。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剧照中能看到部分橡皮筋的使用。 主办方供图

在导演王泽看来,在过往的戏剧舞台上,呈现冰的效果并不算难,难在呈现雪的效果上。因此当舞美设计李杨提出橡皮筋配合鼓风机做出“大雪山”的构想时,让导演也感到非常的兴奋。

故事:努力书写当代少年儿童的中国故事

新京报:先后推出两个“流浪猫王”系列,在创作风格上,两位导演有哪些不同?

张卢璐:我相信两个版本大家一定都会非常喜欢。上一版的张慧导演,本身就是一位很纯粹的导演,因为她的真诚,加上她讲故事的能力很强,情感表达也非常细腻。无论大人孩子看了作品之后都很受感动。相比于《体育场的流浪猫王》,这一次的《滑雪场的流浪猫王》优点在于舞台视觉上的全面升级,首先会让进到剧场里的观众眼前一亮。王泽导演本身就是晚会导演出身,北京卫视这十年的春晚他都是副导演,所以他的优势在于很多舞台与视觉技术的运用,包括人偶的结合、舞美与灯光媒体的配合,整体的视觉感受与舞台质感更具现代感。

新京报:这次演员阵容上有哪些亮点?

张卢璐:这一次大部分演员都是通过招募,经过我们精挑细选而来,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唯一参加过《体育场的流浪猫王》的演员就是“雪貂白雪”扮演者姚澜。她可以说是上一个系列中,最受小朋友喜爱的一个角色,每次中场休息互动,小朋友都会争相与她拍照合影。当然“雪貂白雪”也是姚澜一直割舍不下的一个角色,她曾说,害怕这次有小朋友是为了想再见到白雪而来,却发现不一样了,会难过,她希望能一直饰演小朋友心中的白雪。

这次饰演“贾有钱”的演员孙磊,招募时就冲着“贾有钱”来的,因为当时的演员彭梓桁将“贾有钱”演得太出色了。他本职工作是卡酷少儿节目的主持人,也在电视里演出一些儿童的小品剧。这两位演员都或多或少跟上一部有些关系,这也是激励着我们坚持把“流浪猫王”一部部做下去的动力。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

演员在进行“人偶”排练。 主办方供图

张卢璐:第一部《体育场的流浪猫王》我们有个口号叫“小小的你,去做大大的英雄梦吧! ”其实想一直延续,而导演为第二部定的主题是“你不要惧怕失败!”这个故事讲的是天才滑雪少女“冬琳琳”,因一次跳台滑雪失败,她选择了逃避现实。后来在“猫王”的帮助下,战胜了心里的恐惧,找回了初心。我们最终还是想传达团结友爱、勇敢战胜困难的正能量。

还有一点很重要,之前做《体育场的流浪猫王》时,很多人说这部作品应该突出“猫王”,不应突出小朋友,但是我觉得我们一直想表达的是“一人一猫”的结盟,“猫王”不是完美的,而小朋友也有他们自己的困惑与困境,当这两种孤独的灵魂碰到一起时,只有互相拯救、彼此温暖才能催生出更大的力量,看似是一部儿童剧,其实还是有“双主人公”的特点。

新京报:你们要坚持做“流浪猫王”系列的初衷是什么?

张卢璐:如今很多经典的神话IP无论是《西游记》也好,《封神演义》也罢,我们都觉得这些不是当下小朋友的生活和感受,这是我们要坚持做原创的一个初衷,我们希望把当下小朋友所面临与感受到的困境,通过舞台作品表达出来。因为困境不只属于大人,小朋友他们也存在实实在在的困境。我们借助“猫王”这样带有英雄主义梦想的角色,去书写当代少年儿童的中国故事,因为在我们看来,无论迪士尼动画还是上古神话,这些都不算当代小朋友自己的故事。

校对 李立军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滑雪场的流浪猫王》将首演,4200米橡皮筋叠成“雪山”》发布于2022-6-2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