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本文转自【钱江晚报】;

尖利细密的牙齿,长而扁的嘴巴,遍布鳞片的身体,这种藏在水中的怪鱼引起了千万网友的关注。

从七月中旬开始,河南汝州方面用尽浑身解数去抓捕怪鱼鳄雀鳝,甚至不惜抽干湖水。最终在8月27日搜捕到了一雌一雄两条鳄雀鳝,并对它们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无独有偶,74岁的广州市民老钓友李叔,曾在珠江里钓到过这一“生态杀手”。不过,他记着专家绝不能放生的提醒,将鳄雀鳝在家养了十五年。因为他知道,一旦鳄雀鳝进入自然水域,可能对生态环境产生巨大的影响。今年7月,珠江水产研究所外来水生生物风险评估中心接收了李叔的鳄雀鳝。

鳄雀鳝让外来物种入侵的话题再次引发关注。2020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我国是遭受外来物种危害严重的国家之一。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连线了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负责外来物种防控工作的副研究员顾党恩,听听他和珠江水域外来鱼类打交道的故事。

上班“摸鱼”,下班“钓鱼”,

自称“老渔民”

暑期天气炎热,正是野外监测的最佳时期——正值许多鱼类的繁殖期,种群数量大,便于观测。中国水产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顾党恩正和渔民们仔细地查看着渔网里的渔获物。这项工作他们做了十几年。

顾党恩和他所在的团队一共11个人,这几天正在珠江的支流之一——西江的某个点位对外来鱼类进行数据监测。

这个团队里的科研人员们几乎都是“老渔民”。他们能熟练地划着船进到河里,自己下网。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8月30日,他们花了三四个小时,在西江的点位里布下18张网具。“在野外作业时,我们也常常掉到泥坑里去,弄得脏兮兮的,大家都会互相开玩笑。”顾党恩笑着说。

“外来物种的范围很大,只要是外来的,它都是外来物种。”顾党恩表示,只有形成入侵后,才能被称之为入侵物种。

因此,团队会重点观察捕捞上来的外来入侵鱼类,有哪些种类?数量如何?对于某一种特定种类,他们会对其性别比例、幼鱼数量等要素进行分析,以判断其在该流域的繁殖情况,为防控工作做好数据支持。

在掌握外来入侵鱼类的具体情况后,顾党恩和同事们会在研究所里进行各种实验。

顾党恩介绍,面对有的外来鱼类,可以采取生物防控的办法,就是让别的鱼类去控制入侵鱼类,削减入侵鱼类的数量。“我们会试试看,哪种鱼类对于入侵鱼类鱼苗的捕食效率更高。”由于天天要和各种鱼类亲密接触,顾党恩开玩笑说自己这是“上班摸鱼”。

下了班的顾党恩喜欢钓鱼。他从七八岁就开始钓鱼,或许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埋下了做这行的种子。

老钓友钓到鳄雀鳝,

养了十五年,体型增长近一倍

“这条鳄雀鳝我养了十五年了,现在年纪大了养不动了,想给他找个去处。”74岁的李叔忧心忡忡。

上个月,顾党恩接到了广州电视台记者的电话。原来,这位市民李叔是一个垂钓爱好者,十五年前在珠江钓起了这条鳄雀鳝。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看到这条陌生的“鸭嘴怪鱼”后,李叔咨询了当地的渔业养殖部门,了解到这是世界十大凶猛鱼类淡水鱼类之一。如果在自然水域形成种群,会抢占别的鱼类的生长空间,渔业养殖部门提醒李叔一定不能把它放生。

因为这句话,李叔在家里拿了个水缸专门养鳄雀鳝,一养就是十五年。最初捡到它时,李叔量了量,这条鳄雀鳝体长36CM,嘴长6CM。十五年间,由于它不断长大,李叔更换了三次鱼缸。

鳄雀鳝生长速度很快。当顾党恩到李叔家中看望时,这条鳄雀鳝已经是一个体长70厘米左右的大家伙了。鳄雀鳝的寿命一般为数十年,是鱼类里非常长寿的品种。

鳄雀鳝生性凶猛,再加上体型较大,今年74岁的李叔养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但苦于找不到接力的人,只能求助媒体。今年7月,顾党恩将鳄雀鳝接收,养在了珠江水产研究所外来水生生物风险评估中心内。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此前,顾党恩已经从社会上陆续接收了四条鳄雀鳝,养在该中心,最久的养了三四年。这些鳄雀鳝,有的是被市民在野外抓获,有的则是在湖泊治理放水时被发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鳄雀鳝在野外有分布的事实。

“从现有的数量看,还没有到泛滥的地步。但要尽早做好科普,让更多人认识到它的危害,就能更早实现鳄雀鳝的有效防控。”顾党恩表示。

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卓诚也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鳄雀鳝属于大型猎食性鱼类,身体特别强壮,又几乎没有天敌。即使在原产地,也只有鳄鱼和更大的鱼类有可能进行捕食。

“鳄雀鳝进入自然水体后,可能大量捕食当地鱼类,对生态造成较大的影响。”周卓诚猜测,鳄雀鳝出现在自然水体中,大概率是有人买了它们做观赏鱼,不想养了,随意遗弃导致的。

鳄雀鳝出现后,网友们对于如何处理它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但周卓诚表示,鳄雀鳝除了作为观赏鱼外,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它肉不好吃,卵有毒。在原产地,因为它的猎食性特点,钓它比较好玩儿,所以用来钓鱼的比较多,但是我们这儿也不会开发它用作钓鱼。”周卓诚说。

防控外来入侵物种,人人都能参与,

做好科普很关键

从事外来鱼类入侵防控工作多年,顾党恩他们认识到科普的重要性,“如果早些年能做好科普工作,就没有现在那么多事情。”

非洲大蜗牛是在上个世纪上半叶进入我国的入侵物种,现在在华南地区非常常见。在被引入后,曾经有人尝试过人工养殖,但终因口味不佳和疾病传播等原因,遭到市场嫌弃。

“其实每个人看到后抓了它,然后处理掉的话,防控情况就能好转很多。”顾党恩表示,因为一些报道的过度描述,说“大蜗牛摸不得”、“有六千万寄生虫”等等,导致大家都不敢碰。

在顾党恩看来,防控外来入侵物种是人人都能参与的事情,只要做好个人防护,“戴个手套,然后抓完后及时清洁,不要不洗手就去吃东西,是不会有危害的。”

而在华南地区很常见的鱼种“清道夫”,也是由于早些年科普不及时而造成了“入侵”。“清道夫”最先作为一种观赏鱼被引入,虽为观赏鱼,长相并不美观,人为放生和丢弃

的很多。比如,早些年渔民将其捕捞上来后,看看不认识,又没什么用,就又丢回河里去了。

“清道夫”的繁殖能力很强,当时又没有捕捞压力,因此“清道夫”的数量越来越多,别的鱼类数量则越来越少。在一些严重的河段,渔民们一晚上就能捕捞一百多条。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这些年来,由于团队常常去河流里进行监测,渔民们都认识他们。“每次见面,渔民们还能记得我们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的。”顾党恩说。每次团队到达一个点位时,当地的渔民就会很积极地跑过来,展示他们在捕捞时碰到的新的鱼类,或者就外来物种寻求他们的帮助。

渔民们生态意识的提高,对于外来物种防控的工作帮助很大。团队发现新的种类时,也常常和老渔民们交流,“也许我们发现了新的鱼类,但并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最先出现的,但是老渔民们知道。他们打了一辈子渔,虽然他们可能叫不出某个鱼的名字,但是这个鱼长什么样,他们非常清楚。”顾党恩说。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

我省首次普查外来入侵水生动物,

发现福寿螺最多

“从目前的普查情况来看,鳄雀鳝没有发现,福寿螺最多,小龙虾第二。”浙江省农业农村厅水产推广站产业发展科科长郑天伦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在今年开展的浙江省外来入侵水生动物普查中,福寿螺发现频率最高,并且福寿螺存在很大的破坏性,“它什么都吃,一旦进入稻田会啃食水稻秧苗、幼苗等,对粮食产量影响很大。”郑天伦表示,目前有物理防治、农业防治、生物防治、化学防治等多种措施,但最主要的清理方式还是靠人工去除,省农科院等单位也在研究如何提高生物防治的效率。

郑天伦介绍,这次普查以八大水系为主线,重点对齐氏罗非鱼、豹纹翼甲鲶(清道夫)、鳄雀鳝、福寿螺、红耳彩龟(巴西龟)、牛蛙等6个入侵种和克氏原螯虾(小龙虾)等其他需要关注的外来品种开展普查。

“了解到它们的分布和数量,我们能够更加有针对性地制定防控措施,确定防控研究的重点。”郑天伦表示,这是浙江省第一次全面开展外来入侵水生动物普查工作。全面摸清我省外来入侵水生动物概况,能够建立外来入侵水生动物资料档案,完善外来入侵水生动物数据库,为科学防控外来入侵水生动物提供基础数据支撑。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潘璐 见习记者 王潇艺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不敢放生啊!”男子钓到一条怪鱼:养了15年,换了3次鱼缸》发布于2022-9-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