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五年前,从其他恒星系造访太阳系、名为“奥陌陌”的雪茄状星际天体引起了不少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的兴趣,它被认为是造访地球的首个“星际来客”,一时名声大噪。

然而,在今年11月初,《天体物理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其中指出,早在2014便有一颗流星造访地球,比著名的“奥陌陌”早3年。研究人员认为,此类星际访客或许每十年闯入地球一次。

2019年,时任美国哈佛大学天文系主任亚伯拉罕·勒布 (Abraham Loeb)和学生阿米尔·西拉吉(Amir Siraj) 浏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近地天体研究中心(CNEOS)的数据库,原本想看看能否找到与“奥陌陌”相似的天体,这时一个命名为CNEOS 2014-01-08的天体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勒布和西拉吉在研究后确认这颗流星的确来自太阳系外。2022年3月,美国官方证实了勒布和西拉吉的发现,CNEOS 2014-01-08也由此成为迄今已知的地球首个来自星际空间的访客。

11月16日,新京报记者专访美国哈佛大学自然科学教授亚伯拉罕·勒布 (Abraham Loeb),勒布也是哈佛大学目前为止任期最久的天文学系主任(2011-2020)。

勒布表示,这些星际天体就像是其他星系送来的包裹,通过对它们的研究,可以为人类了解宇宙打开一扇新的窗户。“如果以戏剧作比,人类上场的时间很晚,也并不站在舞台中央,这出宇宙大戏也不围绕人类展开,我们最好找到其他演员告诉我们这出戏到底在讲什么。”

地球连线|对话美国哈佛大学自然科学教授亚伯拉罕·勒布 (Abraham Loeb)

目前对星际访客的来源仍知之甚少,人类或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新京报:2019年,你和学生在浏览NASA的近地天体研究中心目录时发现了CNEOS2014-01-08,是什么激发你想要研究这份目录?最初的研究目的是什么?

勒布:2017年,一个来自太阳系外的天体由位于夏威夷的望远镜发现,它距离地球达到了地日距离的六分之一。它的移动速度非常快,无法被太阳(引力)束缚。这就是被报道为首个星际来客的“奥陌陌”,它在夏威夷语里的意思是“侦察兵、信使”。

2019年,我受邀参加关于类似流星、陨石的电台采访。我想对这方面了解得更多一些,同时发现美国政府编纂了一份流星目录,所以让学生去浏览这些内容,看是否还有移动速度极大、不受太阳束缚的天体。由此,我们发现了这个于2014年1月8日降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海岸100英里处的流星。我们就此写了一篇论文,几年后,美国太空司令部确认了我们的结论,他们99.999%确定,这个流星确实来自太阳系之外。除此之外,我们还注意到2017年3月的一颗流星,它比“奥陌陌”还要早半年。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11月16日,新京报记者对话美国哈佛大学自然科学教授亚伯拉罕·勒布 (Abraham Loeb)。图/地球连线截图

新京报:这些星际来客主要有哪些明显的特点?

勒布:它们看起来都不同寻常,根据数据来看,它们在地球低层大气中爆炸,它们不仅比铁还硬,比目录中其他272颗太空岩石都要坚硬。它们看上去就是异类,即便它们是自然产生,其来源一定也与太阳系十分不同,它们的物质组成非常坚硬。

另外,人们应该把这些流星和“奥陌陌”区分来看。流星会撞击地球。可以把地球想象成一张渔网,它在太空中移动并收集鱼。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流星与地球相撞后在大气层中燃烧,我们能看到相撞产生的火球,所以这些流星的大小差不多以米为规模。而“奥陌陌”大约是它们100倍大,足球场大小,形状与众不同,基本上是平的。因为我们仅能通过阳光的反射,才能看到一个不与地球相撞的星际天体,所以它需要非常大,才能被观测到。

这些星际来客都暗示着,我们并不了解它们的来源。我很想弄清楚它们究竟是否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想象一下我们发射到星际空间中的航天器,如果在十亿年后的某天,它们与其他星球相撞,也会形成流星,或者反射该行星主恒星发出的光。如果其他星球上的科学家也像我们这般好奇,他们可能会借此发现人类文明。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美国哈佛大学自然科学教授亚伯拉罕·勒布 (Abraham Loeb)。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通过对岩石此前的路径进行建模,并评估其与太阳系内行星引力之间的相互作用,你们证实它的确是目前首个来自太阳系之外的“访客”。能否用通俗的语言谈谈这个发现对人类的意义?

勒布:一切科学研究都基于切实证据,了解现实的唯一方法就是收集数据。我现在能说的是,由于目前几个星际来客看起来如此不同寻常,其中甚至可能有来自其他文明的探测器。想要弄清楚这点,我们需要收集更多证据。

从可能性来说,如果我们最终能找到来自其他文明的科技产物,这将改变人类的未来。他们的科技不太可能与我们拥有的科技相似,或要比我们先进得多。现在被用于日常手机、电脑的量子力学仅在一个世纪前被发现。

虽然我们或许无法立即弄清楚他们的技术基础是什么,但它可以给未来发展赋予新动力,改变我们的观点。我们不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不仅有另外一个孩子,我们还可以从这个孩子身上学到东西。

另外,纵观人类历史上发生的恐怖灾难,好像总是源于一部分人觉得自己比其他人优越。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比我们更先进的文明,这将让我们感到谦卑,作为人类物种能以尊重的态度彼此对待。

论文结果等待三年才被证实,未来将去流星坠落海底考察

新京报:你们在2019年已经得出了相关结论,但科学期刊一开始拒绝发表你们的论文,论文结果等待了3年时间才被官方证实,这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

勒布:的确如此,我们在2019年3月提交论文,但评审、主流天文学家看过后表示,他们不相信美国政府数据,因为它没有误差棒(error bar)、没有不确定度(uncertainty)。美国政府当时没有公开不确定度的原因在于,虽然流星本身并不是机密信息,但用来监测流星的传感器是机密的。美国政府花了3年的时间才站出来发声,指出不确定度非常小,所以我和学生得出的结论是正确的。他们还允许公布了有关流星燃烧的数据。这些都激励我们去海洋考察,深挖海底以弄清楚它的碎片到底是什么。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2017年科学家观测到的星际访客“奥陌陌”。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你们未来还有哪些针对星际来客的研究计划?

勒布:一年多以前,我建立了“伽利略项目”,我们计划做一次考察,收集2014年那颗流星的碎片,检测其成分。其次是继续识别天空中出现的不明物体,明确它们的身份。

在等待的3年间,我们开始研究发现这些流星意味着什么,太空中有多少这样的星际来客,这又代表着什么。我们发现相较于太阳系内部的流星或岩石,太阳系的外层应该飘浮着更多的类似星际来客。你可以想象太阳系在星际空间中移动,它需要穿越星际物体组成的浩瀚海洋。

在此基础上,我们写了一些文章,并且在目录中发现了第二个(来自太阳系之外的)流星。文章已经提交,目前正被评审。一旦有足够的注意力被放在研究星际来客的前沿研究上,我希望我们会推断出这些流星是否包括任何技术来源。

在过去70年间,我们一直在以一种被误导的方式寻找地外文明,我们在寻找无线电信号和激光信号,就好像在等一个电话。但现在有另一个方法可以找到其他(文明)存在的证据,那就是查看家里后院的邮箱,那里可能有长时间累积的包裹。在过去的几十亿年里,如果有来自化学火箭发射的设备,它们都会被银河系引力束缚,并被保存在我们星系之中。

需要牢记的一件事是,大多数像太阳一样的恒星形成于太阳诞生的数十亿年前,恒星形成历史的顶峰是100亿年前,太阳算是大器晚成的例子,形成于46亿年前。所以非常有可能的是,在我们之前存在的其他文明,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但是他们发射到太空中的设备可能已经到达我们这里了,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找到我们。

人类并不是“宇宙大戏”的主角,探索未知须保持孩童般的好奇心

新京报:根据你们的研究,此类星际访客可能每十年闯入地球一次, 地球的星际访客如此频繁地现身可能意味着,35亿年前在地球上萌芽的生命种子可能来自另一个恒星系统。请你展开谈谈,这一推断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勒布:理论上来讲,生命可以在行星之间传递。约在40年前,我们在地球上发现了来自火星的岩石。如果这块岩石上有来自火星的生命,它可能已经被送到了地球上。在地球早期历史中,大气中的氧气浓度很少,随后在某一时期,出于一些我们现在并不完全理解的原因,地球大气层中的氧气大幅提升到如今的水平。

我们不知道地球上复杂生命的起源是什么,或许最初生命的种子是被偶然传送至地球上。例如来自火星的天然岩石,甚至你也可以想象地球上的生命是被有意识地以胶囊形式运送到地球上,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四处传播一样(笑)。我们不清楚,这不失为一种可能性。

我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现在我们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太阳绕着银河系中心移动,而银河系只是万亿星系的其中之一,我们人类并不站在舞台的中心。人类这个物种几百万年前才出现在地球上,这只是宇宙年龄138亿年中的很小一部分而已。

如果以戏剧作比,人类上场的时间很晚,也并不站在舞台中央,这出宇宙大戏也不是围绕人类展开,我们最好找到其他演员告诉我们这出戏到底在讲什么。他们在舞台上待的时间更长,关于这个问题考虑的时间也更多。我不认为爱因斯坦是宇宙138亿年间最聪明的科学家,或许在数十亿年前,在另一个恒星周围的某颗行星上有聪明的科学家。而那个文明发展起来的技术现在可能已经到了我们家门口。

这不是一个哲学问题,我们需要研究证据,找出其背后的真相。令人兴奋的是,仅在过去十年里,我们已经能发现星际来客,这些发现为研究这种可能性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

资料图:太阳。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人类目前对外太空的理解和认识进展到了哪个阶段?在你看来,探索太空奥秘对人类的意义是什么?

勒布:纵观历史来看,我们总是倾向于认为外面的东西就是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东西。举例而言,大约在100年前,人们认为太阳的组成成分和地球是一样的。哈佛大学的第一位天文系博士塞西莉·佩恩-加波施金(Cecilia Payne-Gaposchkin)争论称,太阳主要是由氢构成的。这在当时的环境下是一场革命,研究恒星最有成就的专家如亨利·诺利斯·罗素(Henry Norris Russell),都试图劝阻她不要把这一结论写进博士论文中,最后罗素发现她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太阳与地球不同,主要由氢构成,而且宇宙的其他部分也大都是氢。

1933年,弗里茨·兹威基(Fritz Zwicky)意识到,星系团会因为星系的不同速度解体,除非有一些我们看不见的物质,因此他认为应该存在暗物质。90年后的今天,我们知道宇宙中84%的物质都属于这种未知的物质。它们完全不可见、不与光互动,我们称之为“暗物质”,但是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

如今来到了星际访客的篇章,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来自太阳系外来的物体了解到关于宇宙的新内容。最有趣的或许在于,我们可能会在这些“星际包裹”中找到一条信息,上面写着“你不是最聪明的”,外面有基于对物理学更深层次理解发展起来的科技,我们可以从中学习。

我认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研究阶段。这或许将改变人类离开地球的计划,就目前来看,人类在地球上停留的时间不可能超过10亿年,因为太阳在此期间会蒸发掉地球上所有海洋,我们得为下一步制定计划,也许邮箱里的信息会给我们进一步的指示。

新京报:频繁造访的星际访客引起公众的关注,2017年发现的“奥陌陌”更是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公众关注,人们纷纷猜测这个星外来客是什么。如何看待公众表现出的好奇心?对于这些时刻关注星际访客的普通人,作为科学工作者,你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

勒布:科学前沿研究和灵性研究有一定相似之处,它们都专注于探索未知,这就是吸引人们的地方。我们都对这个世界无比好奇,想要更多地了解它。我们没有要去太阳系之外赚钱的商业计划,只是有单纯的好奇心,想知道外面究竟有什么。

我对年轻人的建议是保持孩童般的好奇心,这意味着不怕犯错,努力了解这个世界。当孩子长大成人后,他们总是假装知道的比他们实际知道的多,但这会阻碍他们通过收集证据来获得新知识。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陈超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立军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独家连线|“人类或许不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孩子”》发布于2022-11-20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